前一陣子,我應邀到一所學費很貴很貴的貴族小學演講,很遺憾沒有機會私下跟小朋友說說話,我有點好奇這些像活在童話世界裡的王子公主小朋友跟一般尋常人家的小孩有沒有什麼不同。我問了一個在學校職級不很高、可能會跟我說點事實的接待我的人。他很努力的想了一下,跟我說:「這些小朋友吵架的用字比較不一樣吧......」

「咦?什麼意思呀?」我更好奇了。

他說:「我有一次聽到兩個小朋友在鬥嘴,兩個人你一句我一句的吵半天,分不出勝負,然後其中一個小朋友突然說:『好了!某某某,你不要再跟我囉唆了,你再說!明天我叫我爸把你爸的公司買下來,讓你連飯都沒得吃.....』另一個小朋友看來還是很生氣,不過就不再說話了.....」

不騙你!我用手扶住我的下巴!免得我因為過於驚訝,「啊」到下巴掉下來......

顯然這裡的小朋友覺得他們跟別人很不一樣。

我一直堅持不請菲傭,這讓我在我的朋友圈裡算是個異類。我自己接送荳芽上下學、自己幫她洗澡、陪她睡覺。聽說很多人都把這些事交給菲傭做。我自己做這些事時,荳芽會跟我說她一天的奇遇,她跟哪個同學吵架了、她在學校玩了什麼、她也把在學校學到的新兒歌教給我......如果換成菲傭代替媽媽接送她、她可能一路無話,或是叫菲庸幫她提書包、買她原本不該吃的糖給她吃......總是有一個人隨伺在側、供她差遣使喚,她會覺得她跟別人不一樣。有些人說:「我會教孩子不可以不尊重菲傭呀,我會教她大家都是平等的,沒有什麼不一樣。」相信我,大人跟孩子說一百句大道裡,都不及你做一件事給他看來得有影響。一個孩子天天看到媽媽使喚菲傭做這做那的,她有樣就會學樣。再怎麼說,她終究會覺得自己跟別人不一樣。

那麼,我們夫妻兩個都忙工作呀,不請菲傭,孩子怎麼照顧呀?

我面對這種問題時,很抱歉,我都會有點冷血的說:「如果你真的在乎孩子這麼細微的人格教育,如果你覺得這個很重要,你就一定可以想出辦法來,不會給自己找藉口。」

我的蝴蝶一歲三個月,保母帶她跟另一個?
漞野b的小男孩。保母會張羅他們吃的,很注重營養,我有時想幫蝴蝶做一點點心,一個小小孩食量不大,我做的份量肯定她都吃不完,保母會先給蝴蝶吃,蝴蝶吃不完了,丟了可惜,保母就會把剩下的給另一個小男孩吃。保母跟我解釋她的作法,大概怕我覺得怎麼把我做的點心分給另一個孩子吃。我請保母在一開始就同時讓蝴蝶跟那個小男孩一起吃,反正那份量肯定夠兩個小小孩吃,不要每次讓小男孩吃蝴蝶剩下的

我跟保母說:「我不想讓蝴蝶以為她跟別人不一樣,別人都吃她吃剩下的。哪天小男孩媽媽給她兒子做點心,也請妳,份量夠的話,請蝴蝶一起分享。」

我是個想太多的媽媽。因為我不想養出一個自以為高人一等、其實內心充滿偏見的孩子。那些因為別人跟他省籍不一樣、膚色不一樣、個性不一樣、看法不一樣、經濟條件不一樣......就覺得別人是異類的大人,都是小時候就覺得自己很不一樣(自己才是對的、好的)的小孩。長大了,因此製造出很多紛爭......

荳芽有一次跟我說:「媽媽,我不想跟我的同學某某某玩!」

「為什麼?」我問她。

「他很臭呀!大概都沒洗澡.....」荳芽很理直氣狀的說。

「好吧,妳決定不想跟他玩就不跟他玩吧!」我說:「不過,妳明天可不可以幫我看一下那個某某某除了臭臭的之外,還有沒有什麼跟妳不一樣的地方呀.....」

荳芽說:「好!」

隔天我再問荳芽:「怎麼樣呀?他臭臭的,然後呢.....」

荳芽想了很久,跟我說:「沒有呀!他臭臭的,別的都沒什麼了呀!都跟我們大家一樣呀!」

「對囉!妳們大家都一樣是小朋友呀!一樣天天去上學呀!他有點不一樣而已呀!可能他也覺得妳頭髮長長的,跟他不一樣呢!」

「我的頭髮長長的又不臭!」荳芽還是有點不服氣。

「好吧!那妳跟他說請他洗香香囉!」我說。

「不要!」荳芽還在賭氣。

「好吧!那妳不要跟他玩吧!」我以退為進。

你想我跟荳芽討論了這麼多那位臭臭同學的事,她還會只想不跟他一起玩嗎?

過了一陣子,我再問她那個臭臭同學還是臭臭的嗎?她說呀──他還是臭,可是他教她玩了一種很好玩的遊戲......

留一點時間給自己、給別人,看一看、想一想。一個小小孩都可以發現──雖然,你我也許外表不一樣、特性習慣不一樣,其實,我應該尊重你跟我的不一樣,並且像珍惜我自己一樣,珍惜你跟我同樣作為一個獨立的人的權力。說到底,大家都是人嘛,有什麼不一樣呢?

--奧林文化&大穎文化 總編輯Carol 謝--
創作者介紹

LittleDust's Life Records

Littl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