責任

經常地,當我來到一間新教室,我會看到「責任」兩個字出現在某個引人注目的地方;也許是以粗體字出現在門口上方,或者被寫在黑板上短短的一列行為規範的頂端。孩子們被反覆告知他們必須為這或為那負責,否則將有嚴重的後果。我們在什麼年紀必須開始為我們的行為負責?我們如何判斷什麼是我們的責任,什麼不是我們的責任?大多數人都靠自己找出這個問題的答案嗎?為什麼某些人必須負更多責任?大人和小孩多常聽見別人說,我們今日的許多問題都源自我們沒有負起個人責任?這個明顯的失敗招致許多罪惡感和責怪,但是為什麼我們應該履行義務?

許多大人帶著渴慕的心情回想無憂無慮的童年,但卻忘記了一件事:回憶使我們年少的日子變得更美好。但是孩子們會告訴你,他們絕非不必負任何責任。父母和老師常常提醒孩子,他們必須負起做為一個學生和家庭成員的責任,一件重要的事是:不要讓責任概念存在於一種沈重的、懲罰性的陰影之下。當我們不完全明白責任是什麼,只知道那是生命中無可爭論的一部分,我們也許會自動避開它。孩童(或大人)可能精心設計一些策略,來逃避他們的責任。

哲學要求我們停下來思考,要求我們先了解責任的意義,以判定它在我們生命中所佔的地位。為責任下定義不像表面上那般容易。你會發現我們一直在使用這兩個字,就像使用「樂趣」或「好」一樣,但是我們卻不曾真正停下來思考這個概念的意義。經過仔細的思考後,基本上大多數的孩子都將「責任」定義為:「你必須做的事」。而我常常聽見的單詞定義是:麻煩事、職業、任務、工作、本分、義務。

聽完孩子們告訴我責任是什麼,我向這些小哲學家解釋,責任的英文字responsibility 的字根response(回應)在我的定義中扮演了一個關鍵性的角色。電話響了,而我們去接電話,因為我們知道打電話的人期望一個「回應」。我告訴孩子們,我認為當世界的某個部分撥了我的電話號碼,指名要找我,責任就開始了。打電話者或大聲呼叫,或低聲要求,或默默向我示意。他們從世界各地呼叫我,要求我回應。由於我活在這世界上,所以我有責任。我的責任就是我為我成為世界的一份子所盡的本分。

身為孩童生命中的成年人,我們有機會帶領小大人明白責任積極的一面:責任邀請他們幫忙維護這個世界,並表達關切。你會驚訝地看到,當孩子們看出負責任是多麼明智和光榮的一件事,他們對於自己責任的看法也改變了。我發現在看責任的主題上,卡繆和麗塔‧曼寧提出的想法十分吸引孩童。對於卡繆而言,對你的生命負起責任是讓你的生命屬於你的唯一途徑。卡繆問:如果我不對我的生命負責,誰要負責?曼寧清楚看出我們—我們每一個人—都和其他人息息相關,所以她揭露了一個具有震憾性的事實:我們必須為人和人之間的關係負起責任。我們必須關照我們和別人的關係,因為我們是這個世界的一部分,而且我們必須依照這種關懷行事。對於這兩位哲學家而言,當我們明白並接受一個事實—責任和我們的生命息息相關—我們會自然而然地負起責任。

習作:主題

‧翻閱德米(Demi)的故事集《佛陀的故事》(Buddha Stories),在此你可以學習到有關責任的教訓。尤其朗讀「聰明的螃蟹」、「狡猾的狼」,和「黑公牛」。書裡金、黑相間的插畫十分可愛而迷人。當你慢慢以活潑的語氣朗讀,那些寓言故事會讓孩子們聽得入迷。那些故事通常不超過一頁,而每一個故事的結尾都有一個教訓。等到孩子們自己想出教訓才揭露答案。然後,詳細討論每一個故事和責任的關聯。

‧《伊索寓言》是德米故事集一個很好的補充讀物。我會讀「兩隻狗」,然後和孩子們討論這個故事。藉由這則寓言讓他們了解一件事是很重要的:他們生命中有一件事絕對不是他們的責任—父母的缺點。了解這一點可以讓孩子大大鬆一口氣。花時間談論他們不必為其他什麼事負責。小時候學到一件事是很有用的:不要去承擔顯然是其他人必須負責的問題。當孩子們明白,父母的大吼大叫、老師的嘲弄和朋友的殘酷並不是他們的責任,你可以看到他們的表情變輕鬆了。讓他們在哲學日記中列出兩張表,在第一張表列出他們認為顯然必須負責的事物,在第二張表列出他們認為自己不必負責的事物。和他們個別談論這兩張表的區別。接下來,讓大家一起討論有關責任的一些發現。
創作者介紹

LittleDust's Life Records

LittleDus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